本站信箱nxqmw@sina.com

菊潭文学
您当前位置:内乡亲民网首页 > 内乡亲民网人文内乡 > 菊潭文学
母亲留给我们的“遗产”
添加日期:2017-12-13 10:54:57   来源:[!--befrom--]   作者:[!--writer--]   浏览量: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hndoa.com.cn/a/www.srzc.com/

秒速赛车规律怎么找www.hndoa.com.cn,德国权威健康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(RKI)和德国癌症登记协会合作,每两年会公布一次《癌症在德国》报告。娴峰鏈烘瀯缃戠珯姘搁殕閾惰棣欐腐鍒嗚绾界害鍒嗚鍥藉唴鍒嗘敮鏈烘瀯缃戠珯鍖椾含鍒嗚闀挎槬鍒嗚闀挎矙鍒嗚鎴愰兘鍒嗚澶ц繛鍒嗚閲嶅簡鍒嗚涓滆帪鍒嗚浣涘北鍒嗚绂忓窞鍒嗚骞垮窞鍒嗚鍝堝皵婊ㄥ垎琛/option>鏉窞鍒嗚鍚堣偉鍒嗚鍛煎拰娴╃壒娴庡崡鍒嗚鏄嗘槑鍒嗚鍏板窞鍒嗚鍗楁槍鍒嗚鍗椾含鍒嗚鍗楅€氬垎琛?/option>瀹佹尝鍒嗚闈掑矝鍒嗚娉夊窞鍒嗚涓婃捣鍒嗚娣卞湷鍒嗚娌堥槼鍒嗚鑻忓窞鍒嗚鍙板窞鍒嗚澶師鍒嗚澶╂触鍒嗚涔岄瞾鏈ㄩ綈鍒嗚姝︽眽鍒嗚瑗垮畨鍒嗚鍘﹂棬鍒嗚鐑熷彴鍒嗚瀹滄槍鍒嗚閮戝窞鍒嗚鐭冲搴勫垎琛/option>閾跺窛鍒嗚鍗楀畞鍒嗚鏃犻敗鍒嗚娓╁窞鍒嗚娴峰彛鍒嗚瑗垮畞鍒嗚璐甸槼鍒嗚

  母亲去世后,我们整理她遗物时,在她眼镜盒里发现一个塑料袋,缠开那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塑料膜,里面包着一卷钱,大小票值都有,总共几百元。近年来,母亲常年住在我这里,偶尔去妹妹家小住,她身体不好,人情世故都由我们打点,平时添置衣服、做饭买菜也不让她操心,所以很少给她钱,只是春节了给她些钱,让她发压岁钱,不知啥时母亲攒下了这些钱,看着那一卷皱巴巴的钱,我泪如泉涌,眼睛渐渐模糊起来……
  母亲出身贫寒,12岁时,外祖父就去世了,她下面有2个弟弟,一个8岁,一个6岁,那个年代,母亲和外婆是怎样艰难地撑起了那个家,我们可想而知。母亲出嫁时,连陪嫁的嫁妆都没有,后来外婆家境好转后,才给母亲补办了一份简单的嫁妆。母亲是在苦水里泡大的,所以一辈子过日子很仔细。
  母亲嫁到我们家,正赶上60年代那个物质困乏的年代,随着我们姊妹几个相继出生,家里日子更是捉襟见肘,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,家里的事主要靠母亲打理。那是靠工分过活的年月,我们兄妹5个,爷爷奶奶、父亲母亲,一家9口人,仅父母两个劳动力,尽管父母长年不辍劳作,即使生病也硬撑着,不肯误一晌工,可“缺粮户”那顶帽子,就像一张“狗皮膏药”,怎么甩也甩不掉!那年月的“缺粮户”,不只是少分几十斤粮食那么简单,更有几分戏谑。每每到了生产队公布工分和分粮食的日子,就是我们这些“缺粮户”的难日:劳动力多的家庭,趾高气扬,头举得高高的;劳力少的家庭,则垂头丧气,头低得低低的,似乎干了什么不光彩的事似的。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夏季打麦场上那一幕:每年夏天,打了麦,起了场,打麦场上像分金豆豆似的,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挤在那里,依据家庭人口和挣工分多少分配粮食,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就是“多劳多得,少劳少得”嘛,9个人的到一行,8个人的倒一行,7个人的倒一行,6个人的,5个人的……,人口相等的家庭,又因工分的多少不等,分到的粮食也不相等,在我幼小的心灵中,从那一行行一堆堆大小不等的麦堆,我蒙蒙胧胧知道了什么叫“贫富不均”,理解了公平原则下的“不平等”!
  那时我们队每年的人均口粮常常不到100斤小麦,有一年夏季,生产队每人分到105斤小麦,队长多次在会上自豪地炫耀:“今年我们的人均口粮终于突破了100斤大关”。秋天呢,又是按人头和工分分得些红薯和玉米,红薯一部分窖藏起来,一部分晒成薯干收藏起来,这就是每家人一年的全部家当,也是我们的“救命粮”。夏天分了小麦后,母亲把我家分得的那几百斤小麦晒干,颗粒归仓,然后仔细规划着:多久磨一次面,每次磨几升,甚至多久蒸一顿馍,每天三顿饭吃啥,母亲都要好好盘算一番。我清楚记得,读高中时,母亲每次把磨下前几遍的白面让我们带走,他们在家吃的是后几遍磨下的黑面和麸皮;平时家里人省吃俭用,只有来客或过节时,母亲才肯改善一下伙食。由于母亲的勤劳能干,看似干巴无味的日子,被她的双手调配得多姿多彩,有滋有味;也是母亲的精打细算,每年我们很少闹过青黄不接的饥荒。
  我们感谢父母,在那样艰难的岁月里,“逼”着我们兄妹一个个读完了初中、高中或大学!可我们清楚父母背后付出怎样的艰辛:多少个春夏,为了赶农活,父母一大早出去,直到很晚才拖着疲惫的身子踉踉跄跄回家;多少个秋冬,父母顶着风雨,冒着寒暑,辛辛苦苦躬耕于田亩之间。学期开学时,父亲为筹借我们的学费,四处求人的无奈;青黄不接时,母亲到处借粮的尴尬,这一切都烙进了我们的记忆!
  我们更感谢父母把勤劳俭朴的种子播进了我们幼小的心灵。小时候,只要为我们上学购买学习用品,父亲在所不辞,逢年过节母亲总要想办法给我们置件新衣服,可他们平时“抠唆”地舍不得诳花一分钱。父母每次赶集赶会,总是饿着肚子回家,舍不得花一毛钱买一碗饭吃;母亲病了,躺在床上“硬挺”着,舍不得花一点钱去医治;母亲那打补丁的旧衣、父亲那拖烂半截的鞋子,都定格在我的心中!在父母的要求影响下,我们兄妹几个都不讲究吃穿,从不向父母要吃要喝,兄妹们的衣服,老大穿过老二穿,弟妹们依次“溜瓜皮”,都没觉得寒酸;读高中时,每天放学,我看着那些家庭条件好的孩子吃着白馍,我羡慕但不敢奢侈,只是偶尔买一个解解馋;读师范时,我仍穿着母亲为我织的粗布衣服;结婚时,我穿的也是母亲给我做的布棉鞋!一直到现在,我们都习惯了朴素,偶尔买件上档次的衣服,穿在身上还觉得不舒服!
  后来,日子好过了,薄命的父亲却走了。我们都劝母亲走出来和我们一起生活,她以“不习惯城市生活”为由,不肯离开故乡那个小山窝,不愿离开她生活了几十年的黑土地,自己在家喂了些鸡鸭,养了猪羊,在门前的坡边,开了一小片荒地,不辍劳作,自给自足。直到那一年,我偷偷转了她的户口,队上收了她的责任田,她才不得不跟着我住到了小镇上。
  母亲住在小镇上,也没享受什么特殊的“优待”,她不挑吃不挑穿,喜欢粗茶淡饭,偶尔给她改善一下伙食,她总要埋怨一通;换季或春节了,妻子或妹妹们给她买件新衣服,她总要埋怨半天,有几次她以“不合身”“不如意”为借口,强逼着退掉,我知道母亲是舍不得花钱!平时,家里吃剩的饭菜,她总不让倒掉,下顿烫烫再吃,即使母亲晚年神志不清时,还经常责怪我给她做饭多了,倒掉可惜了!
 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平常的人,简简单单一辈子,像无数个母亲一样把自己的爱无私的献给了孩子和家人!可母亲又是一个不平凡的人,她苦里生苦里长,辛苦勤劳一生,给了我们不同寻常的爱!她让我们走出了大山,教给了我们坚强不服输,培养了我们勤劳俭朴的好品质!我们感恩父母!
  我和弟妹们商量,准备把母亲留给我们的这笔“遗产”存起来,设立个基金,让后世子孙们不断注入资金,把这个基金滚大,我们要把父母勤劳俭朴的好品质发扬光大,把勤劳俭朴作为我们的家风传承下去!
   ——写于2017年农历8月初二母亲去世一周年忌日

上一篇:日子越过越美气      |      下一篇:话说踢毽子